<关闭侧栏

| 当前位置: | 主页 > 求挣大钱路子 >

中国网红的“硬伤”:找个好东家难挣钱路子也少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时间:2018-09-01 09:18 文字大小: 【大】 【中】 【小】 点击:
核心提示:变革家,让天下没有难懂的生意!在这两年中,算得上野蛮生长的商业群体当属网红。全球来看也是如此,各种各样的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大放异彩。毫无疑问,影响消费者的主导权已经从传统媒体手中转移到了拥有超过2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手中。在社交平台上,网红已经

  变革家,让天下没有难懂的生意!在这两年中,算得上野蛮生长的商业群体当属“网红”。全球来看也是如此,各种各样的网红在社交媒体上大放异彩。毫无疑问,影响消费者的主导权已经从传统媒体手中转移到了拥有超过20亿用户的社交媒体手中。在社交平台上,“网红”已经可以和大牌明星分庭抗礼。今年,网络广告预算将第一次全面超越电视广告。在社交媒体上投放的在线广告从几年前的几乎为零增长到现在的接近200亿美元。

  英雄不问出处。表面上看,网红日进斗金,令人垂涎。但是,比较中国和美国的网红经济我们可以发现,中国网红经济的商业模式有两个非常突出的缺陷:一是供应链尚不完整,二是盈利模式单一。

  支撑一个行业的运行,需要一个完整的供应链。对于网红经济来说,供应链上很重要的一环是连接品牌和网红的中间商。帮助网红将流量变现,中间商起到举足轻重的作用。虽然互联网最大的特点就是削弱了渠道的价值,但对于众多品牌和海量网红来说,要准确的找到彼此,需要中间商的撮合。

  在美国,中间商在整个供应链上渐成气候。比如, 24岁的Corbett Drummey创立了Popular Pays,这款app可以帮助网红和品牌商牵线搭桥。该公司在纽约、芝加哥和旧金山等10个城市运营,有1万个活跃用户。

  对于小品牌和小网红来说,要联系到彼此不太容易。他们处于这个行业金字塔的底部,数量庞大,也没有一掷千金的经济实力。这个痛点恰恰催生了创业的机会。一对高中好友创立的FameBit 就是瞄准这个快速增长的“网红营销”。他们关注的不是那些高高在上的大网红,而是在YouTube、Twitter、 Facebook 上有 5000 以上粉丝的小网红。网站现在的收入每月约 100 万美元,已经开始盈利。

  每个网红在FameBit 上都有个人主页,包括个人作品,受众的分布,以及观众参与度,比如观众观看一段视频的平均时长和分享次数。通常的做法是,品牌会提供一份提议,包括价格和选择网红的原因,网红可以对广告邀约做出回应。大多数品牌每推销一项产品或服务,支付给网红 500 到 2000 美元。目前有超过 2.3万个网红(多数是视频制作者)和3500 多个品牌商在使用这个平台,其中不仅有小型创业公司,还有阿迪达斯、欧莱雅等大牌。

  与其他中介不同,FameBit允许网红与品牌商直接联络,品牌商免费注册,直到雇佣网红、内容创作、审批和发表之后才收取费用,比例为交易双方各收取 10%。中国虽有批量孵化网红的公司,但是在帮助网红流量变现方面,相对来说还是一个空白。

  美国网红渐成气候,其影响力也得到传统行业的认可。Instagram的创始人Kevin Systrom曾经亲赴巴黎时装周出席各种活动,毕竟那些网红,模特、编辑、设计师和品牌的内容占据了这家图片分享网站很大一部分比例。

  网红盛行的一个原因是广告拦截功能的迅速增强,几乎所有的移动设备都带有屏蔽广告的功能。技术上的限制迫使广告业不得不转向网红营销。

  营销其实是讲故事,关于体验的故事要比产品描述更令人感兴趣。对年轻消费者来说,视觉内容比文字内容更有说服力。但是在中国,人们普遍对文字内容更为着迷。中国网红比如吴晓波频道、六神磊磊、顾爷大多以文字呈现为主,这种模式过于单一,内容上也以鸡汤、八卦和段子等风格为主。一旦有papi酱的视频内容,就会格外火爆。

  以Instagram和Youtube为例我们可以看出,美国网红树立了视觉营销的模式,覆盖了时尚、美食、旅游等多种行业。而中国网红大多以文字营销为主,带有明显的媒体性质,这种内容模式的单一导致了盈利模式的单一。